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中的计划与市场

在马克思恩格斯的经典理论中,社会主义生产是有计划的,计划性或计划调节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特征。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指出:“设想有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他们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在《反杜林论》中,恩格斯指出:“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商品生产就将被消除,而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也将随之消除。社会生产内部的无政府状态将为有计划的自觉的组织所代替。”“这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以经典作家的上述理论为依据,并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社会主义制度形成了最初的经济体制模式即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对于巩固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和进行快速的大规模的工业化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历史贡献不容抹杀。但事实证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存在政企不分、忽视商品生产和市场作用等弊端,严重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是历史的必然。

但是,能否把这种转变简单地理解为自发性对自觉性、市场对计划的胜利呢? 回答是否定的。计划与市场虽然不是区别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根本标志,但也不是与社会制度完全无关的一种工具。在不同的社会制度下,计划与市场的性质、地位和作用是不一样的,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但计划性对于社会主义来说却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是公有制经济的本质属性之一。这是因为,在公有制中全体社会成员是生产资料的共同主人,社会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他们共同的利益,但是如果没有社会的统一计划而任凭追求各自利益的经济主体之间盲目进行市场竞争,则不仅不能实现社会的共同利益,还有可能使社会主义公有制蜕化为集团所有制,最后被私有制的汪洋大海所淹没。

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中的计划与市场

因此,公有制经济的发展不可能完全建立在自发市场的基础上,而必须依靠集体理性或社会的计划作为自己的实现形式。或许有人会说,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国家干预,有的资本主义国家甚至还实施过经济计划,因此计划性并不是社会主义的本质。但是,资本主义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始终面临着一个无法解决的矛盾:如果国家干预程度过轻,则难以解决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固有的失业、经济危机和贫富分化等严重问题;如果国家干预程度过重,则会损害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损害资本主义经济的活力。市场失灵与政府失效交织,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发展不可避免的后果。事实一再证明,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可能实行真正有效的计划调节,诚如马克思早就指出的那样,“资产阶级社会的症结正是在于,对生产自始就不存在有意识的调节”,对社会生产过程的任何有意识的社会监督和调节,都被说成是侵犯资本家的财产权、自由和自决的“独创性”。而在公有制条件下,全部生产的联系是“作为由他们的集体的理性所把握、从而受这种理性支配的规律来使生产过程服从于他们的共同的控制”。这种对社会生产共同的控制就是社会主义经济中计划性的本质所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家的宏观调控,就是以这种计划性为基础的,它与资本主义经济中的国家干预存在着本质区别。

淘铺购一个专注网店交易服务的淘宝店铺转让平台。一直以来我们不断提供优质的淘宝店铺转让,网店转让,淘宝店买卖服务让您无忧购店,轻松经营。我们免费开放淘宝天猫运营新闻资讯,更多的天猫以网店运营技巧让您的网店尽在掌控之中...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