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的空间特征

1 .等级规模特征对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等级规模特征的探讨从省域和城市两个层面分析,通过对32个省区和各省区地级及以上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从大到小排序,得到二者的位序—规模表。然后分别以lnPr为纵坐标,lnr 为横坐标,做出散点图,进行线性回归拟合,得到省域双对数坐标图和各个省区的双对数坐标图。总体上看,中国省域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线性拟合较好,呈现双分形结构:前9位序的省区形成一个分形体,包括北京、上海、浙江、台湾、福建、广东、江苏、天津、海南,剩余省区形成另外一个分形体。根据Zipf位序—规模法则,第1、2标度区的q 值均小于1,说明省域层面电子商务发展水平分布比较均衡,等级结构体系的分布呈对数正态分布模式,位于中间位序的省区较多,首位省区的垄断性较弱。

通过对各省区内部地级市双对数坐标图的分析,依据q 值的大小及分形特征,可以将各省区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划分为5种类型。其中前4种类型表现出单分形特征,综合性表现出双分形特征。通过分析可知,安徽、广西、河南等16个省区,其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分布比较均衡,各省会城市垄断性不强,中间位序城市发展较好,但对q值的比较发现,福建、甘肃、云南及新疆其均衡程度相对较弱;青海、海南、宁夏及西藏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差异性较大,分布比较分散,省会城市的垄断性较强,其中青海的q=1.807,R2=0.995,说明西宁市的电子商务发展水平在青海省具有强垄断性,这与区域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很大关系。其他省区表现出了双分形特征,广东、河北、黑龙江、四川其双分形q 值均小于1,也说明省域内部城市电子商务的发展水平较为均衡,但两个标度区均衡强度有所差异;贵州、湖北、山西第1标度区表现出较大的差异性,说明首位城市的垄断性较强,而第2标度区差异性较小,说明位序靠后的城市发展水平分布比较均衡;山东则表现出相反的特征,前13位序的城市发展水平分布比较均衡,而后4位序的城市则表现出较大的差异。

2.发展状态特征四分图模型是以散点图为基础,主要用于从两个维度评价某一事物,即以所评价的两个维度的平均值作为分界线将散点图划分为4个区域,对评价事物进行分类分析,在实际研究中较为常用。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发展指数在计算的时候,赋予网商指数与网购指数等同的权重,说明二者对城市电子商务水平的测度同等重要。所以,将网购指数与网商指数分别作为坐标系的横轴和纵轴绘制散点图,然后依据四分图划分原则,利用网购指数均值(7.673)和网商指数均值(3.465)将代表294个城市的坐标点划分为4个部分,即A区域(高网购—高网商)、B区域(低网购—高网商)、C区域(低网购—低网商)和D区域(高网购—低网商)(图5)。城市电子商务发展状态处于“高网购—高网商”的城市有深圳、广州、杭州、金华、珠海、厦门、北京、中山、莆田等68个城市,占城市总数的23%,其中大部分城市位于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处于“低网购—高网商”的城市包括株洲等21个城市也以东部沿海省份及中部地区省份城市居多;处于“高网购—低网商”状态的城市相对较少,包括太原、海口等30个城市,空间上以内陆地区分布较多,沿海地区较少;而“低网购—低网商”状态的城市最多,占总数的60%左右,空间上相对比较均匀的分布在中西部地区。整体来看,我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发展状态主要处于“低网购—低网商”和“高网购—高网商”两种状态,说明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的“两极化”现象比较严重,发展较为成熟的城市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中西部地区部分省会城市单一发展指数较高,而其他地级市仍处于“双低”状态。

3. 空间集聚特征为探讨中国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的地域集聚格局特征,通过ArcGIS9.3 软件计算了全局Mo⁃ran’s I 指数。从中可知各项指标均为正值,且都在0.01的显著性水平下通过检验,表明全国的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存在显著的空间正相关,即电子商务发展水平较高的城市在空间上趋向于集聚。网商与网购指数也表现出了高度集聚的分布现象,但通过比较可知网商指数的集聚程度更强。通过局部G指数进一步识别中国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的冷热点集聚格局。由图6可知:①从总体上看,全国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存在两大热点集聚区,分别集中在长三角、海峡西岸及珠三角经济区,包括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及广东5个省区的主要城市;次热点集聚区邻近热点集聚区布局,包括海口、三亚、江门、韶关、泰州及廊坊等地级市。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的空间特征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