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电商的区域特点明显

相对于城市电商发展的快速集中, 成功模式明确, 各类农村电商可以说是百花齐放。以电子商务为驱动的县域经济发展模式各种表现不断涌现, 相对城市差异性来说, 乡村的差异性更大。这也与全国农村经济组织生态差异巨大相适应。

1.东北的通榆模式, 走品牌化道路

通榆县开门见山进行品牌化运作, 为当地的农产品取名 “三千禾” ,并直接进驻天猫旗舰店等各类电商交易平台, 核心是 “品牌商” 与政府。广大农户作为生产方与电商公司合作统一进行农产品的包装、销售和服务, 政府其引导和扶持作用。 这类也符合北方可大规模生产,电商基础薄弱, 政府行政主导力强, 集中力量办事。当然也存在市场活跃度不高, 行政和品牌商强势的问题。

2.江苏的沙集模式, 是江浙乡村传统经济转型的代表

全村以电商销售宜家风格的简易家具为主打,逐渐形成产业整体化的带动与分工体系。这类可改变传统的来料加工, 贴牌生产为主, 抱团借助电商网络出海。甚至可选择当地原先所没有的产业,重新规划打造新的产业体系, 从无到有。 这类对地区要求性不高, 市场活跃度高,但从长期来看,若缺乏较好的组织能力和政府的有序引导,很容易跟风热点、 盲目上马, 从而造成整个产业体系的危机。 这对县域农户、 企业的创新能力,行业的运营效率和政府控制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农村电商的区域特点明显

3.甘肃的成县模式, 走资源整合道路

县域电商集中各方资源做好“单品突破” ,然后再带动其他商品共同发展。成县选择的是当地优势农产品成县核桃,一家一家地进行电商改造,以集群面貌在各网络平台出现,打造好成县核桃的品牌概念, 再引导其他类型产品。 这类适用于具有单一产品优势,特别是单一农产品的地区。关键在于初期是否能做出品牌化和集群化,后期发展则看产品的持续运营能力、标准化管理和品质的保证。总体上不同区域电子模式要符合当地的政府组织能力、当地民众的实际情况。

这些地区差异明显的电商模式推动了各地区农村电商的发展, 然而要让农村电商全方位的促进区级经济发展, 加快新型城镇化建设, 农村电商本身也需要进一步创新和转变。 浙江遂昌赶街模式 2.0 的升级则有很大的启发。在新的遂昌 2.0 中,致力于在农户、 企业、 政府之间打造一个电商公共服务平台模式。用好这一服务平台,建立县域电商服务中心, 促进电商的双向流动, 不仅是其他电商模式中产品上行,还有消费品的下行。使得电商互联网经济不仅是服务于城市的终端消费者,也服务于新农村。这一公共服务平台也能加强农户、 企业、 政府之间对接, 信息共享。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