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创新挑战: 跨界经营

(一) 跨行业周期风险

从长期来看, 在我国互联网金融领域中, 金融 “触电” 、 电商“淘金” 等跨界经营行为可能不得不面临互联网和金融两个行业周期风险的冲击, 成为跨行业风险传染的新通道。以美国通用电器公司为例, 美国通用电器公司拥有较大规模的金融部门——通用金融。2007 年次贷危机爆发后, 通用金融盈利快速下降导致通用电器公司遭受严重的冲击, 最后凭借巴菲特紧急注资才得以解决。2015 年, 通用电器公司决定出售通用金融绝大部分业务, 把资金和精力集中在其核心科技业务上。正是因为美国科技行业与金融行业之间跨界经营行为很少, 才避免了两次危机冲击的相互传染。2000~2001 年期间, 美国互联网泡沫的破灭重创了科技行业, 但是其金融体系基本上没有受到冲击。试想如果美国的金融机构也跟风去大量投资互联网行业, 再加上美国投资银行当年 20~30 倍的高杠杆率, 许多投资银行就极有可能在互联网泡沫破灭时破产。另外, 2007 年美国次贷危机重创了美国所有的金融机构, 但是对苹果、 微软、 谷歌、 英特尔等科技巨头冲击较小, 主要原因是这些美国科技企业未大规模涉足金融行业。如果美国科技巨头在次贷危机前就建立了庞大的金融业务, 那么金融危机毫无疑问会重创美国科技行业, 从而为美国经济社会带来一场严重的灾难。

(二) 流动性冲击风险

互联网金融是传统金融的补充, 与传统金融一样具有风险属性。但是, 我国互联网企业跨界涉足金融行业, 并不具备金融企业的核心功能──风险管理。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管理和产品开发主要依靠大数据, 但是在金融危机这种数据生成机制突变事件的影响下, 大数据技术是不可能准确地预测到金融市场中未来事件的。如果类似 2008 年金融危机发生在中国, 余额宝等“宝宝产品” 很有可能发生大规模挤兑, 基于互联网大数据支持的 P2P 平台也会面临大面积违约。如果拥有几亿散户的 “宝宝产品” 发生挤兑和数千家 P2P 平台大规模倒闭, 那么众多且资金实力较弱的个人投资者就很有可能采取极端行为, 我国社会稳定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因此, 从吸取历史上金融危机教训的角度来看, 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并且在金融业务与科技、 电商等非金融业务之间建立严格的流动性风险隔离和管控制度, 是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至少在真正风险来临之际我们能够拥有较为完善的应对方案。

互联网金融创新挑战: 跨界经营

(三) “大企业病” 困扰

以 “BAT” 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巨头不断涉足新领域, 通过收购和兼并不同领域的企业或者与其加强合作, 积极布局互联网经济金融中各种应用场景, 加快构建自身的互联网经济金融闭环, 实现优化用户体验、 增强用户粘性的目的。比如百度投资91 无线、 糯米 O2O、 优信二手车、 我买网、 Uber 等; 阿里巴巴参股魅族、 优酷土豆、 苏宁、 光线传媒、 日日顺、 高德地图等; 腾讯入股滴滴打车、 同程旅游、 饿了么、 大众点评、 京东商城等。随着这些互联网企业巨头通过收购或入股不同应用场景的企业以完善互联网经济金融领域布局时, “大企业病” 也就随之而来。机构臃肿、 文化冲突、 效率低下、 人浮于事等现象将会出现, 企业管理成本会不断提高, 金融创新活力也会受到影响, 企业经营失败的风险势必显著增加。历史上由于企业文化和人力资源整合困难导致企业跨界经营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2009 年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对 100 家业务跨界经营失败的公司研究发现, 有 85%的首席执行官承认管理风格和公司文化的不兼容是最终导致企业经营失败的主要原因。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